名优馆app推广二维码

名优馆app推广二维码七月末,在他们离开承德后收到的信里得知弘晖那个格格这一胎又没留住。

四爷得了这个消息什么都没说,看样子是一点都不在意。倒是怡亲王又得了个儿子,理亲王两个,直郡王一子一女,都得了他的赏赐。

没生下来就不算人,就连大福晋肚子里现揣的这个他也没放在心上。

九月中旬,在外巡游大半年的四爷终于回京了。再见到紫禁城的城墙时,李薇不自觉的叹了口气,倒是一路跟着的玉烟面露喜色,见她这样还劝她:“主子,过不多久咱们就能去园子里住了。好久没见二阿哥和二公主,您就不想?”

回京唯一值得高兴的就是能见着孩子们了。

弘昐是一路迎到京郊的,四爷让他直接到她的车驾前来,母子二人就这么一路说闲话说到了宫里。听他说这几个月在京里是什么事都没有,他和额尔赫都很好,好得不得了。

好不好的,听他说了不算。

弘昐把她送到月华门外就站住了脚,他现在大了不能进后宫,除非有四爷的旨意或跟着四爷一道进来才行。

李薇也不难为他,道:“给你的东西我都让弘昀收着了,这时怕是已经送回阿哥所了,你赶紧回去看看吧。”她顿了下,“给傅驰他们的也都在里头,我让人贴了签子,到时你给他们吧。”

进宫后这种交际上的事她就不再管了,就是由她准备好的东西,也都让孩子们自己去送。

永寿宫里这大半年是交给额尔赫的,她就等在宫门口,一看到李薇就带着人齐刷刷的迎上来,一群人再齐齐矮半身的拜下去。

李薇一早扶着她了,等其他人拜完了就都让起来,回屋后说大家都辛苦了,明天再找他们说话,然后都让退下了。

雨后璀璨夜空里的妩媚佳人

“宫里这段日子怎么样?”她问额尔赫道。

她跟长春宫的事是没有瞒着女儿的,她该知道的都知道,就是常青和赵全保这次留下的原因也都告诉她的,让她有什么想法念头都可以跟他们说。

额尔赫显然也是一直在注意着,她道:“八月时那个范氏的孩子又没保住,这次还是不知不觉的。听说她在阿哥所闹得很凶,长春宫都让人去看了。”

范氏所谓闹得凶就是夜里哭得厉害,呜呜咽咽的有些吓人。

她要不哭还好,这一哭更显得这事有问题。听说戴佳氏都有些受影响,长春宫就派了个嬷嬷去教导她,十分严厉。

赵全保道:“凶得很,范氏刚小产还不能下床,那嬷嬷就把侍候范氏的几个宫女全都给罚了,有一个都能打得不能走,险些要送出宫去。”

常青接话:“没送成,听说是要让架出去时,范氏从屋里出来跪着求情了。把那嬷嬷吓得不轻,这才保住这了个宫女。”

哪里是吓得不轻呢?简直快吓死了。

那嬷嬷姓马,方正脸倒八字的眉,看面相有些凶恶。也就是在内务府管着宫女和小妃嫔们规矩的嬷嬷,这么些年来没遇上过什么难题。这次也是她该着了,之前跟长春宫走得近的那个嬷嬷得了时疫出宫后现在还没回来,长春宫来叫她就去了。

一开始以为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失了孩子的小妃嫔们没几个不闹一闹的,不过见了内务府的人就再也闹不起来了。还敢嘴硬的,在她的窗户根底下打几个宫女太监就能把人给吓住了。

只是没想到这次居然出了岔子。

那宫女三十板子吃下来居然就不能走了,人事不省。马嬷嬷立刻就认为是打板子的太监弄鬼,立刻就让人把他给看住了。宫女跟太监不一样,打坏了要问责任的。

可看那太监扑通一声跪下连连磕头的样子,也不像是心里有鬼的。

马嬷嬷就认为那宫女是假装,就让人拖走给她看伤,也是吓吓她,要是醒着就该跳起来了。谁知这屋里的范格格居然就跑出来了,她在坐小月呢,这一下床就成她的罪过了。

范格格说这宫女是贴身侍候她的,两人感情好,求马嬷嬷超生。

马嬷嬷看她腿脚无力像是要往下跪的样子,唬的还敢说什么啊?这规矩也不用再教了,打坏宫女的罪过就这么赖给她了。可她也不肯吃亏,事先说这架走是要给她看病治伤的,回内务府那边他们能自己请太医院的小太医过来看,在这里您可没法给她看吧?那我们可不管了啊。

范格格连连点头,说绝对不敢再攀扯嬷嬷,还让人拿银子来给她打点。

马嬷嬷自然不要,带着人就回长春宫复命了,见着长春宫的许姑姑和庄嬷嬷,自然不免抱怨两句,说日后这差她可是不敢应了,在宫里教规矩多少年了,先帝宫里的妃嫔都没大阿哥的格格难侍候。大小是个主子,她见了也要磕头请安的,怎么这么不按牌理出牌呢?

“就跟我生是要把那个宫女给治死似的。”马嬷嬷在内务府抱怨道,“你们说说,那可是有名有姓小选进来的,谁知道家里是哪儿的?有什么人物没有?治死她我图什么?”

同是内务府的嬷嬷自然都纷纷劝她算了,到底是大阿哥那边的人,估计心气也让大阿哥给哄高了,有些下不来,见你打她的宫女那不就跟打她差不多吗?

马嬷嬷让这么一劝倒还缓过来了,以为这事就这么了了,结果不出几日,长春宫又把她给叫去问话。

这回,问的就不一样了。

那个宫女死了。

李薇才回宫就撞上这种事,虽说不管是长春宫还是大阿哥处都没她什么事,可她也让人时刻盯着。连四爷回宫后忙着做秋装,装备圣寿,带弘时和弘昤去景山打猎(跟以前一样)庆祝生日都没顾得上管。

应该说这些事都做惯了,她闭着眼睛都知道流程。

所以颁金节时,马嬷嬷被送去慎刑司,她在见人赏东西,特别是见着了直郡王继福晋,跟弘晖福晋戴佳氏是一样年纪的人。

弘时和弘昤去景山打猎,当天去范氏那里打板子的太监全都进了慎刑司。李薇听说马嬷嬷还没放出来,忍不住问四爷:“这事是不是越闹越大了?”

马上就要圣寿了,说白了不过是个小格格的宫女死了,值什么呢?犯得着弄这么大的动静吗?

没想到四爷根本不知道这个事。听她说了以后还挺不解的:“什么事?”

她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的前因后果一交待,四爷也不躺了,叫来苏培盛就是一顿骂,骂完还要让人拖出去打板子。

“宫里出了这种事!你也不知道来报朕?!”四爷气得怒发冲冠,苏培盛连连磕头,求饶说他也不知道啊。

李薇这回是真惊了:“你也不知道?”不妨直接问出了口。

苏培盛赶紧说真的没人来报他。

赶紧查,原来这事就长春宫和慎刑司,最多再加个打板子的粗使太监。至于内务府虽然管着马嬷嬷,但对她进慎刑司是一问三不知,三问九摇头。

李薇马上就心惊胆战了,那这事岂不是从她这里露出来的?前后一看,是她居心叵测?

四爷顾不上查问,先让人把事按住要紧,然后把内务府总管傅鼐喊来一顿训斥,二半夜的叫人拖出去赏板子,苏培盛也被打了,慎刑司的太监总管也被拖出去打,直接撤职,二把手顶上。

处理完这个已经鸡叫了,天边泛起鱼肚白。四爷直接换衣服去前殿,李薇满肚子的忐忑一句半句说不完,只好先送他走,然后自己个回了永寿宫,叫来常青、赵全保、柳嬷嬷商量。

她只觉得有一样无论如何说不通:

“长春宫不可能不知道这样查过分了,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宫里要天下太平,不能让天下人嚼皇上的舌头根,所以别说是流个孩子死个宫女,就算死了皇上,那也必须是正常死亡,不能是叫人害死的或病死的。就像顺治帝,不管野史上怎么说,宫里的口径一向是:天不假年,天妒英才,寿数如此。

顺治爷的死因就像红头机密文件,李薇到现在听说的也都是野史,宫里根本没人提起。

可见这种事一惯的处理策略了。

所以不管是范氏二次流产,还是那个宫女被板责而死,都不值得长春宫冒着颁金节、圣寿、新年三重喜事的险去触这个霉头。

唯一的理由就他们意不在此。

他们就是想让人来开这个口,可能最好的人选就是李薇。

或许他们认为永寿宫会不遗余力的找长春宫的麻烦,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?

李薇本意虽然不是这样,但她的作法却是正中对方下怀。

从她发现连四爷身边的苏培盛都被瞒着后(不论真假),她就后悔说破这个了。

她踩中了陷阱。

常青道:“奴才倒觉得主子此时说破正好,真要装着不知道,等长春宫把戏唱足了,到最后还是要揭盅的,那时咱们反倒说不清为什么没提前跟万岁言语一声了。”

李薇这才觉得安慰了点,是啊,她在四爷面前一惯是有话直说的,以前也没少管长春宫的事,真对这个视而不见就一点都不像她了。

四爷说不定反而会起疑心。

赵全保安慰道:“主子莫急,咱们大概能猜出来长春宫设的是这什么局了。”

到现在还看不清就奇怪了。

不就是想把范氏那两个孩子都赖在她身上吗?

另一件叫李薇想不透的就是这个了。

皇后真有这么狠心?用范氏的两个孩子来做这个局害她?就为了坑她?

或许用两个没落地的孩子坑她和身后的四个孩子是值得的,但她要是真的能做出来,李薇真觉得她这么些年都没认识皇后了。

同样让她不安的还有四爷。

李薇不由得看向养心殿的方向,她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,四爷还会不会相信她?

养心殿里静得很,前后左右都没站人,苏公公昨晚上让打得不轻,今天根本就没来,余下的小太监们哪个嫌命长?连句话都不敢说。

如今这殿外领着差事的是张起麟,殿内是王朝卿和王以诚两兄弟侍候,现在就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守在殿外的两道门处。

殿里张保静静的站在四爷的一侧,低声把前前后后都给说了一遍。

“八百两银子一个碗。”四爷轻轻点头,“朕倒没想到一个碗都能这么值钱了。”

张保的头都快垂到胸口了,小声说:“曹得意还想求人买个三寸高的白瓷瓶子,只是那个当时烧得少,外面也没多少人买这个,就没有多的。”

“也是,碗值什么用呢?有瓶子才对。”四爷笑了。

“窑工都看起来了?”他起身理理袖子,张保赶紧跟上侍候。

“奴才亲眼瞧着一个个都给绑了,窑主有四个,跑了一个已经让抓回来了。”他侍候着四爷换了衣服鞋,回到后头东五间,见桌上摆着一个折子。

四爷拿起来看,对张保道:“长春宫的。”

张保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折子,没吭声,万岁这可不是想让他接话。

四爷自言自语道:“那朕就去长春宫瞧瞧,看看是什么事吧。”

永寿宫里听到了万岁起驾的声音,宫道从来少有行人,太监宫女走过都是两两结伴,从不会有这么大动静。

李薇都能听到一大群人走过永寿宫,仿佛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声。

外面进来个小太监对常青耳语一番,他转头道:“是万岁往长春宫去了。”

永寿宫里霎时一片寂静,没有人说话。

他们都在看李薇。

她却在看宫道的方向,想着四爷是因为什么去长春宫呢?

长春宫里,四爷落座后对底下的皇后说:“起吧。”然后就把一直拿在手里的折子放在桌上,“朕没看,想听你亲口说。”

元英没想到四爷竟然没看折子,她就是没办法当着他的面说才写成折子的。在折子里,她能有理有据,可当着他的面却不知怎么就会心虚。

她迟疑的起身,坐在四爷下首,看着那折子嗫嚅道:“……前些日子,弘晖那里的格格范氏落胎,因夜里啼哭,我就让人去教导她。”

四爷嗯了声,端起身边的茶来喝。

他不再盯着她看,元英反倒能说得顺畅点了:“……不想那嬷嬷下手太重,竟把那宫女给打死了。”

四爷插口:“不是只打了三十板?朕打人八十板子也没打死呢。”

元英被他这一打岔有些接不上,想了下才道:“……所以我就疑心那打板子的嬷嬷是故意的,叫她来问,她却只是喊冤。”

“所以你就把人送慎刑司去了?”四爷含笑轻声道,“眼见就是朕的圣寿,这样是不是太小题大作了?”

他的声音越轻,元英越觉得不安,她总觉得万岁已经认定这都是她搞得鬼,这全是她的错,他根本就不信她的话!

她加快速度说:“这事是我想得不周,本以为她进去了很快就能说清楚……”

“说清什么?”四爷放下茶碗,看着她:“说清是贵妃主使的,打死那个宫女是为了灭口?”“万岁!”元英不甘的喊道,恭敬起身跪下:“我知道在万岁的眼里,贵妃好得什么错都不会犯……”

“你错了,朕从来不会觉得一个人什么错都不会犯。”四爷打断她的话,“你以为朕是昏君?被贵妃迷得她说什么朕都信?”

“贵妃也会犯错,朕信她是因为她在朕跟前什么都不瞒着。哪怕有一点小心思,她都不忌讳让朕知道。”他对她说,“乌拉那拉氏,你可敢跟朕说,你这样处心积虑的污陷贵妃是为什么?”

元英抖着嘴唇,拼命找到自己的声音:“万岁以为我是因为嫉妒李氏吗?”

结果四爷居然笑了!

元英跪在下头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四爷摇头:“你要真是因为嫉妒,朕一点都不会介意的。”他的眼神让她发寒,“女子天性就好嫉妒,这是人之常情。朕从来没想让你们都当圣人,都不嫉妒。”

他轻声说:“朕容不下的不是你的嫉妒,而是你要用贵妃去害朕的儿子。”

元英脱口而出:“我没有害人!!”

四爷被她到现在还理直气壮的话激得站起来:“那个宫女不是人?范氏的那两个孩子难道不是弘晖的子孙?”

元英简直不能相信!!她真觉得身上没有一点力气了,连刚才满满的堵在胸口的气,想要把一切真相都告诉皇上的勇气全都消失了。

她突然觉得什么都不用说了。

她平静的说:“……万岁以为都是我做的?”她说着都觉得可笑至极,“我害死范氏的两个孩子,就是为了陷害李氏?”

元英盯着皇上,头一次觉得她跟他这几十年夫妻做下来,竟然连彼此了解都做不到。他们竟然比两个陌生人都不如。

“……万岁竟然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?”她轻轻的问他。

四爷没有回答。如果是以前,他不会相信,他会认为皇后做不到这么没人性的事。

可是有蒋陈锡这样的臣子在前,他对人能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和认识。人性本善。可当皇位摆在眼前,能一口气把弘昐、弘昀、弘时和弘昤都能打下去,让他们背负着亲额娘狠毒的罪孽,永远与继续皇位无缘。

这样的诱惑,皇后抵挡得了吗?

她做不到。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直言,她对素素早就不是嫉妒了。

他容得下女子之间的嫉妒,但容不下后宫中人对皇位国祚的野心。

元英不想再说了,万岁啊万岁,你自认圣明,不是昏君。却因为李氏就能把她当成一个可以毒杀自己孙儿的人。虎毒尚不食子,她竟然比老虎还要狠毒吗?

他是宁愿这事是她做的,也不愿意相信是李氏干的。

四爷道:“你好自为之。”

然后他就越过还跪在那里的她离开了。她跪在那里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走远,感到在她心口的什么东西永远的死了。

这样她反倒可以轻松一点了。

等到听说曹得意和许姑姑都被带走了,她也只是对庄嬷嬷和匆匆前来的弘晖说:“没事,万岁这么做一定是有道理的。”

庄嬷嬷不敢再问,在宫里有时就要当聋子,瞎子,哑巴。就比如曹得意和许姑姑之间暗地里的同盟,贵妃刚离宫阿哥所就状况频频,曹得意底下的小动作,等等。她是看到了,或者察觉了,可那又怎么样?

她谁都不会说的。

弘晖却没那么好打发,他在长春宫问不出个所以然,就回去问范氏,问她那个宫女平时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范氏自那个宫女死后好像反倒好一点了,饭吃得也多了,精神也好了。她小月子没做好,受了惊吓,所以此时还不能侍候他,不过已经能下床了。

见弘晖来也赶紧整治席面侍候他。

他让其他人都下去,她就听他的都叫退下,亲自执壶倒酒。

听他问那个宫女,范氏眼一眨,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,坐在灯下偏身垂首,哽咽道:“遇仙平时跟我最好,侍候我的时候是最用心的,我刚落胎那会儿,夜夜都是她守在我的屋里,比我瘦得还厉害。”

弘晖听得越加沉吟,握着范氏的手道:“……你也不必太伤心了,那个宫女是什么来历还未可知。保不齐就是包藏祸心的,那你这泪可白流了。”说着替范氏拭了泪。

范氏不明白她那宫女都死了,怎么又成包藏祸心了?

“我不懂……爷这意思是?”她顺势靠到弘晖怀里,仰着脸望他。

弘晖叹气道:“总之,日后你多当心。大福晋那里也要嘱咐她两句才行。现在这宫里不太平。”

不太平……

当然不太平。

她死了两个孩子,一个贴身宫女,这难道还能叫太平?

范氏倚在弘晖怀里,整个人都忍不住瑟瑟发抖。那个宫女死后,她才第一次感觉到其实她差一点也没命了。

死两个孩子算什么?要是能一尸两命不是更有用?

或许人家是想杀她的,不过是没顾得上。或许是她命大。或许,是遇仙替她填了这条命。

范氏张着眼,无声落泪,听到头顶上大阿哥开口才匆匆抹去,抬头说:“爷说什么?我刚才没听着。”

弘晖怜惜她,道:“我说,你那宫女平时有没有跟永寿宫的人说过话?或者你听过她有没有认过什么干亲?”

“……永寿宫?”范氏忽然觉得身上一阵冷。

弘晖想想还是提醒她:“这次的事,让永寿宫给洗干净了,难保他们下次不再用别的手段,我不能常来看你,你自己要多当心些。”

范氏摇摇头,堵在心口的话可她说不出来。

她想说她的宫女从来没去过永寿宫,也没有认过干亲。

她想说她在孩子流了前一直都是吃长春宫送来的饭菜点心。

她想说……

弘晖看范氏似哭似笑的咧开嘴,连连点头,眼泪滚珠船落下来,人却像打抖似的手不停的颤:“我听爷的。”她笑着说,“我都听爷的,我小心,我一定小心。”

“看你,不必吓成这样。”他把她搂到怀里。

范氏再也撑不住了,埋首在他的怀里,抱住自己想止住寒战。可就算被大阿哥抱住,她也一点都暖和不起来。

养心殿里,四爷看着从曹得意的屋里搜出来的白瓷碗,“摔了吧。”

张保就在四爷面前,在东五间里把这碗摔了个粉碎。

四爷像是跑了一天一夜的马一样累,他下意识道:“把贵妃接过来。”

张保正要应,他又改了口,起身道:“算了,朕去瞧瞧贵妃。”他迈过地上的碎瓷片,“收拾干净。”

张保恭敬的目送万岁离开,看看这屋里其他的杯子茶碗小碟子,寻来一摞往地上一砸,哗啦啦一阵剧响,让守在外面的小太监都忍不住探头,一见这地上跟下雪似的碎了一地,扑通一声就吓跪下了。

“张哥哥,这,这……”小太监的眼泪都下来了,别说打破一件都要吃板子了,这一口气打了至少有七、八件,屁

股都要被打烂了吧?

可是没想到张哥哥这么牛,一点没当回事的让人拿扫帚来,亲自撮走带出去扔了。

小太监佩服的嘴都要合不上了,这才是御前贴身大太监吧?他们一件都打不起,大太监打个七、八件跟没这回事似的。

那要这么说,昨天苏爷爷挨板子,那该是犯了多大的错啊?

想到这里,小太监不羡慕了。他还宁愿就因为打个茶碗挨打,好歹事小啊。

在永寿宫里,常青和赵全保守在屋外头,玉烟悄悄的外面进来,闪身进了茶房,她在里面缓了会儿,就见赵全保进来喝茶了。

她给他倒了一杯,悄悄说:“两个都让带走了。”

赵全保点点头,喝过茶出去换常青进来喝。

玉烟在茶房停了会儿就到外屋去瞧瞧,见里间的门关着,只能依稀听到万岁正在跟主子说话。

“什么事都没有。”万岁轻轻笑着说,“这是又醋了?听说朕去长春宫就坐不住的想问?”

李薇自然不是因为这个,她总觉得这事最后要了解在她身上,没道理四爷去一趟长春宫,再来找她跟没事人一样。

难不成皇后没说?这个局现在还不到揭盅的时候?

她心里七上八下的,想从四爷这里打听,他却顾左右而言他。

“我真的没有醋。”她自认表情已经很认真,很严肃了,怎么四爷还是一副没听懂的样子呢?“我就想知道,长春宫一个劲的查这宫女的事是不是有什么缘故。”

“你说是什么缘故?”四爷一脸闲着没事逗孩子的样子,一面还有心拿摆在一旁的糯米糕你一口我一口的喂着玩。

——说皇后要害她会不会显得太被害妄想?

李薇还是从‘长春宫所做所为不合理’这个角度来解释:“我想着总不会是因为这一件小事,毕竟马上就是您的圣寿了。”

四爷叹了口气,道:“朕登基后这还是头一次宫里死人呢,还是让一件小事被打板子给打死的。皇后是担心物议,一时紧张了些。”

“……真的?”李薇不太相信,可四爷也没必要骗她。

——不会真是这么蠢的理由吧?

虽然蠢,但她顿时觉得心里一轻。

总比天天担心有人要害自己的好吧?就算真是敌人,是个笨蛋还是个阴谋专家,这种压力是完全不同的。

看着素素几乎是马上相信了这个理由,四爷都要笑了,又拿起一旁的萨其玛喂她。

不怪他喜欢素素,哪怕她知道长春宫对她不怀好意,可是只要是他说的,她都相信。还不是作戏,她是真的打心底里信他。

而只要她信他,就会替他找理由,仿佛他说的一切都是对的,都是不用怀疑的。

他忍不住把她搂到怀里。

——朕为什么不能喜欢一个相信自己的人?

个个都说贵妃不好。可是你们谁又能跟贵妃比?能有贵妃待朕之心的三成?

贵妃信朕,朕以同样的心回报贵妃,这有何不可?

李薇只觉得被他越抱越紧,这么窝着真不好受。但心里很甜,好像被他当做大抱枕搂住一样。

他在她的嘴角贴了贴:“朕的素素是最好的。”

不待她也甜回去,他舔舔嘴角:“甜的。”

她忙摸嘴角两边,果然都是点心渣。

内务府,慎刑司。

曹得意捱过一遍刑,浑身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他的十个手指都被j□j了竹签子,可拿下他嘴里的塞子,他还是那句话:

“是贵妃做的,奴才发现永寿宫心怀不轨。”

“奴才所言,句句属实。”

“奴才不敢欺君!求万岁明鉴!!!”

作者有话要说:明天见,晚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