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种剧都能看的app

“我听说福晋那边最近常叫你过去,看在你我同病相怜的份上,我也只能提醒你这一句了。”耿氏站起身来,对着钮祜禄氏一笑,“我先走一步,你若是无聊了,可以来找我说话,跟四阿哥玩一会儿。”

钮祜禄氏看着耿氏一步一步的走远,她的身影依旧窈窕如初,但是方才那淡然无争的做派,却让她若有触动。

穿花拂柳慢慢的往自己院子里走,耿氏手心里全是汗珠。

她想要报答温格格的恩惠,但是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,什么都做不了。

钮祜禄氏对温格格的恶意她清楚的很,如果能让她转移注意力,把对温格格这一胎的愤恨,转嫁到别的地方去,也算是她尽了一份心了。

更何况,钮祜禄格格这个人,耿氏想到这里微微皱眉头,心里叹口气。

其实她也看不透她,这人行事没什么规律。

靠过李侧福晋,靠过福晋,看着左右逢源,但是却是两边受气。

真是不知道她图的什么。

说句难听的话,就像是撞入蜘蛛网的虫子,不断地在挣扎,想要挣出一条出路来。

可她也不想想,主子爷那样的性子,温格格能让他这么宠着护着纵着,只是那张脸是做不到的。

李侧福晋也好,尹侍妾也好,跟温格格比起来都是不相上下的。

美丽天使置身花海中唯美写真

她也很羡慕温格格,也曾妒忌恨过。

可她出身不高,知道自己的身份处在什么位置,就该做什么事情。

不能忍的要忍,能忍的也要忍。

钮祜禄氏出身大族,自然是不肯如她一样,夹着尾巴过日子的。

思绪越飘越远,耿氏也有不甘,可是她能怎么办呢?

她没有办法能让主子爷喜欢她,所以就只能安分守己。

幸好她当初下定决心跟着温格格,现在她不就有儿子了吗?

该知足的。

不然,就怕欲壑难填,一无所有。

***

温馨回到听竹阁还气得不行,坐也坐不住,只觉得心口那股子气上也上不来,下也下不去。

别的也就算了,偏偏拿着孩子说事儿。各种剧都能看的app

这就让温馨受不住了。

“格格……”云玲有些担心的看着格格,李侧福晋今日实在是太过分了。

温馨让自己冷静下来,看着云玲就道:“让赵宝来去前头问问,主子爷这会儿得闲吗?”

“是。”云玲目带担忧还是转身去了。

温馨慢慢的冷静下来,总觉得李氏今日这番话不是无的放矢。

弘晖没有之后,福晋就一直想养个孩子在身边,这一点温馨是知道的。

当初她盼着尹氏那一胎,她也没想着给福晋使绊子什么的。

但是现在李氏说她这一胎如何,她还真的担心,万一要是福晋求了德妃呢?

万一要是德妃开了口呢?

德妃要是开口允了,难道四爷还会为了她跟德妃对上?

那是绝对不会的,不孝这顶帽子压在头上,一辈子都无法翻身了。

虽然格格是能自己养孩子的,但是也不是没有福晋抱养格格孩子的先例,反而这样的例子在旗人家里很寻常。

所以,今日李氏逞一时之快,反而给温馨提了个醒,早作防范。

赵宝来回来的很快,四爷正在会客,不过说了午膳时过来。

“主子爷见的是谁知道吗?”温馨看着赵宝来问道。

“奴才听说是八爷来了。”赵宝来回道。

温馨皱皱眉头,八爷来找四爷做什么?

现在四爷躲他们还来不及,怎么又会见他?

圣驾南巡,京里的妖魔鬼怪全都跳出来了。

这种时候四爷避开其实是对的,皇上人不在京里,但是耳目依旧在。

八爷未必不知道,但是想要挣出一条路,就要豁的出去拼一拼。

这些事情温馨都管不了,反正最后八爷是手下败将,她也无须为四爷担心。

唯一担心的就是四爷对太子的情分甚深,就怕他到时候为了太子陷得太深。

温馨脑子里乱乱的,心绪也有些难安,靠着软榻也觉得心烦意躁,一刻也安不下来。

四爷来的并不晚,还不到午膳的时辰,进了门就看到温馨神色苍白的靠在软榻上,目光凝视着前方空洞洞的样子,把他吓了一跳。

温馨是个乐观的人,好像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爱笑的,很少见到她这样子。

四爷大步走过来,坐在软榻上看着温馨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猛地听到四爷的声音,温馨转过头来看着他,“爷,你不会把我的孩子给福晋养着吧?”

“什么?”四爷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,“怎么突然这样说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温馨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劲,四爷的脸色就难看起来。

四爷的语调带着几分焦急,转头就听他命人传府医过来。

温馨一把抓住他,“等会儿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四爷摆摆手让人下去,这才看着温馨,声音放缓了说道:“你说,爷听着。”

温馨顿了顿,就整理一下思绪,把她跟李氏之间的对话复述了一遍,从头到尾包括两人掐架那一段,温馨一个字都没隐瞒。

当时在花园里那么多人,四爷想要去查就一定会查到她跟李氏之间说了什么,也没必要掐头去尾的说。

四爷听完温馨的话脸色很是难看。

此时,就听着温馨的语调里带着几分迷茫跟惊惧,“我知道李侧福晋子女多,底气足,又有侧福晋的位份。可是,这孩子来得不易,我不求的别的,只求爷不要把孩子给别人养着。就我这身体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生下一个……”

“胡说!”四爷怒了,“哪有这么咒自己的?”

温馨就不说了,看着四爷直落泪。

四爷又气又急,抬手给温馨笨拙的擦泪,柔声说道:“这话你也信,不会给别人养的,你放心吧。”

“可要是福晋求了娘娘开口呢?”温馨哽咽着说道。

四爷一愣,紧跟着又说道:“那也无妨,娘娘那里有爷呢。”

温馨的情绪起伏很大,瞧着像是受了刺激般,四爷不放心,还是让柳成显过来看看。

柳成显诊完脉,皱着眉头,就道:“温格格还是要静养的好,奴才开个安神的方子,这段日子不要让温格格伤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