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2天堂不需要登录

  到F国机场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四点钟左右。

  夏暖星在车上睡了两个小时,等下飞机的时候,才有些落地的安全感。

  被季薄凉牵着手,走出机场,此时机场里的人并不多,来来往往间都是一些外国人,金发碧眼的,身材高大,和国人很明显的不同。

  身处异乡,她有些下意识的不安,只是手被季薄凉十指牵着,闻着他身上的烟草味,倒是奇迹般的慢慢的缓和了下来。

  外头已经有车来接。

  夏暖星不知道季薄凉是怎么安排的,只是她很放心跟他在一起,这种感觉很奇妙,从小到大,能给她这种感觉的,只有季薄凉。

  上了车。

  这个点,国外的天是暗的,只是路灯开着,倒也算是好开,夏暖星透过窗户,看向窗外,这边街道的街很宽,路上的车辆很少,有可能是因为太晚,加上F国的人本就不多,建筑极具特色,倒是很显浪漫色彩。

  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好奇心是很大的,那种出来玩,逃脱熟悉的环境的心情,也会逐渐的变得雀跃,她的手还被季薄凉牵着,只觉得安心和平静。

  开了一段时间。

  一直到一处建筑面前停下。

  季薄凉下了车。

   干净气质女生慵懒的居家生活照

  路灯照耀着。

  夏暖星随后下车,她看了一眼面前略显自然法式的风格建筑,心里猜测,这应该是季薄凉在F国的住所,这种风格有别于在国内的建造,贵族风格显露无疑,整体看上去显得高贵而又典雅,布局上突出了轴线的对称,气势很是恢宏,显然这种风格,更衬季薄凉的气质。

  被季薄凉牵着走了进去,黑色的栅门略显沉重的打开,走进去之后,随处可见绿茵茵的草地,里面有路灯,一排排整列的亮着,多了几分自然风味。

  夏暖星有些新奇,她没有出过国,对于国外的房屋建筑自然充满了好奇,感觉这个地方应该很大,有些地方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协调,可这般突出,却又显得有种冲突之美,到了这有一种心灵的自然回归感,一种扑面而来的浓郁气息,使其对它充满了好感。

  开放式的空间结构、随处可见的花卉和绿色植物,点缀在高贵的建筑物上,营造出一种田园稚气来。

  夏暖星一路参观着,抬眸看过去,建筑造型上采用的是对称造型,屋顶上有一扇精致的老虎窗,外立面色彩典雅清新。

  她有些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。

  很显然,她喜欢这样的建筑风格,很特别,也很自然清新。

  没多久,房屋门打开,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,亚洲人的面孔,穿着简单的家居服,年龄大概在四五十岁左右,看到两人出现,妇人走上前,接过季薄凉手里的行李,“先生,小姐。”

  看来是家里的佣人。

  两人进了屋。

  屋内开了暖气,夏暖星仔细的看了一遍,无论是色彩还是细节处理上都很大胆,不规则的设计,让她耳目一新。

  屋子里很暖和。

  夏暖星脱了外套,这边的温度不算低,今天是十度的样子,可以穿的不那么厚,比国内要暖和一些,此时已经凌晨五点多,等佣人将行李箱拿上了房间,夏暖星已经稍微摸索了一下整体的构造,房子很大,活动的空间也很大,她找到了厨房后,倒了两杯水出去。

  看季薄凉坐在客厅里,便递了一杯水过去,“要睡会儿么?”

  他接过水,喝了一口,并不烫嘴,温度适宜,随手抽了根烟,吸了一口才缓缓吐出,“早上八点钟左右要去F国的公司看看,你要是累的话,就先睡会儿。”

  九个小时的飞机坐下来,想必不累都不可能。

  听到季薄凉的话,夏暖星抿了抿唇,看他这般忙碌,心里多少有些关心,她柔声道:“先去洗个澡吧,然后下来吃早饭。”

  “你做?”

  “嗯,”夏暖星凑上前,趴在他的膝盖上,坐在厚软的地毯间,语气里有些讨好,“身为你的女朋友,你那么辛苦,我总不能拖你的后腿吧,吃完早饭,等你走了我再睡会儿,这样你忙完了,我一睁开眼就能看到你了。”

  他笑了一声,“嘴巴这么甜。”

  “一直都这么贤惠,温柔和懂事,”夏暖星仰头,漂亮的眼珠泛着淡淡的流光,唇角染了笑,“找到我,你就偷着乐吧。”

  季薄凉但笑不语。

  催促着他上了楼去洗澡,夏暖星就去了厨房里,找了些食材,看看能做些什么吃,这边大多数都是西餐,食材也都是西餐的食材,拿了鸡蛋培根之类,她准备做点三明治。

  这些东西都不能,煎一会儿就好,夏暖星做惯了这些,手脚自然利落,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,她把早餐放在白色镶蓝的骨碟上,随后将温好的牛奶倒进玻璃杯里,房上桌才算完事。

  凑得也巧。

  楼梯传来脚步声,季薄凉洗完澡,换了身家居服才下楼,他的头发有些微湿,衬得五官比起在外面的样子,多了几分好相处的感觉。

  看到季薄凉走过来,夏暖星将刀叉摆放好,才坐到了他的对面。

  餐桌是长方形的餐桌,白色的桌布有些淡蓝色的小花镶嵌在上面,正中央摆放着琉璃瓶,插着几支白色的玫瑰花,宫廷式的紫色窗帘在旁,倒有几分王子公主的味道。

  天已经有些微微亮了。

  季薄凉用着刀叉,姿势贵族范十足,或许这就是豪门和平民的区别,单单是吃饭的礼仪,就足够让你惊讶为何能够有如此的不同,赏心悦目或许就是举手投足间的气质。

  好在夏暖星在夏家待过一段时间,虽然她在夏家不受宠,但夏世民看她的姿色,总是想着往后有利用价值,那些礼仪课,都会算上她一份,夏暖星又聪明,学东西很快,这些东西倒也不算难。

  吃过饭后。

  大概六点半左右。

  季薄凉拿了笔记本,在客厅里一边看着文件,一边抽着烟,他的神情稍稍凝重,抽着烟的姿势又显得很潇洒,夏暖星收拾完餐具,放好后出来,就坐在旁边,看着季薄凉工作。

  她现在是越来越喜欢看季薄凉了,这张脸似乎怎么都看不腻一般。

  事实上,以前夏暖星是不喜欢男人抽烟的,可是跟季薄凉待在一块久了,连抽烟这件事情,似乎都变得有情趣了起来。

  就像是那晚,他帮她吹头发,嘴里衔着烟,神情性感而又专注。

  有些人,天资独厚,无论做什么,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,而季薄凉就是这样的人。

  季薄凉看完了文件,大致了解了F国公司的现状,对于项目和财务情况,还有一些人员分配,今年与去年的总利润对比后,对于等一会儿的会议和勘察也有了一定的认知。

  他关了电脑,看夏暖星还在旁边,没有上楼的意思,季薄凉吸了口烟,半眯着眼睛缓缓吐出,烟雾弥漫间他的容颜有些模糊的俊美。

  季薄凉示意她过来。

  夏暖星乖乖上前,坐到了他的身上,两只手缠上他的颈脖,随后窝在他的怀里,听着他的心脏强劲而有力的跳,有种莫名的安心。

  “是不是困了?”

  “没,”夏暖星否认,她抱着他紧了些,“就是想到等会儿你要走,我就开始想你了。”

  听到夏暖星的话,季薄凉眼底染了笑意,掐灭了右手的指缝间的香烟,随后搂住她的腰肢,声音低沉,“今天的嘴,真的就跟抹了蜂蜜一样。”

  夏暖星抬起头,看向季薄凉的眼睛,她咬了咬唇,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低下头亲了一口他的薄唇,随后松开,额头抵住他的,轻声道:“甜么?”

  “你在勾引我?”

  季薄凉的手从羊毛衫里,伸了进去,滚烫而又炙热。

  她悄然咬住唇,无力的瘫软在季薄凉的怀中,声音自带了媚意,“难道我亲你一下,就是勾引你了么,那你现在呢,是在反勾引么?”

  季薄凉淡淡莞尔。

  手上却是停下了动作,等会儿就要去公司,那事情来日方长。

  感觉到大手抽离,夏暖星却是有些淡淡的失落,随后整理好心情,乖乖的靠在季薄凉的怀里,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他的手,然后忍不住问了他一句,“既然你来F国是来做年底考察的,为什么还要带我来?”

  “你猜。”他眼底含笑。

  听他这么问,夏暖星轻声咕哝,“你的心思我怎么猜得透,我要是猜得透,我就是LK老总了,到时候我就包养你,把你关在家里,不让你出去。”

  季薄凉觉得她这样子有趣,手指摩挲着她的肌肤,眸色幽暗,“为什么不让我出去?”

  “因为你长得好看啊,外面觊觎你的人一定很多,不把你关在家里,难不成让你招蜂引蝶,给我戴绿帽子么?”

  夏暖星说的一本正经,煞有其事一般。

  听她这么说,季薄凉笑了笑,“那我岂不是应该把你关在家里。”

  “……当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  这气势瞬间就弱了。

  气氛安静了会儿,季薄凉低头看她,“想知道为什么带你来F国?”

  “嗯。”夏暖星是有点好奇。

  看她如此,季薄凉淡淡莞尔,手里把玩着她的长发,语气很从容,也很淡定,“结婚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应该没有四更,唉,大家不要跳订,求求你们了……

  继续求月票…d2天堂不需要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