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arios版二维码

夏欢欢听到这动静忍不住微微一愣,慑冷言走了进来,看着夏欢欢,“大皇子发起政变夺权了,”

慑冷言看着夏欢欢的时候,声音沙哑。“这是你造成的,”如果没有夏欢欢,将周帝掳劫出来,大皇子是不可能会政变的。

“是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将责任推脱出去,慑冷言你比我更加清楚,这就是皇家,”夏欢欢的一句话让这慑冷言脸色惨白。

“这就是皇家,生生世世的轮回,生生世世的从来,无论时代变迁在多,兄弟相残的事情,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,因为这就是皇家的命数,”

帝王家从来都没有相安无事的可能,而此刻大皇子穆兰浩的行动,夏欢欢没有太多的意外,也许是一开始就知道,穆兰浩会如此做了。

听到这话的时候,慑冷言看着夏欢欢,那目光带着复杂跟沉重,“你说的很对,可这事情难道你没有责任吗?如果不是你……他不会下决定,”

不下决定,就还是有着退路的,还是可以后退的,听到这话的时候,夏欢欢看了看慑冷言,看到这慑冷言的时候,摇了摇头,“自欺欺人罢了,”

穆兰浩自己见过,那男人心中的傲骨,是不可能让他在那被囚禁的地方带着的,他一定会想到这办法开始反击的,而此刻自己这行动的时候,穆兰浩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,才会动手。

慑冷言被夏欢欢揭穿了,顿时神色复杂了起来,看着夏欢欢的时候,整个人都叹了一口气笑了笑道,“有时候我在想,你这丫头说话,总是这般的伤人,一针见血让人难以喜欢,”

夏欢欢说的很对,整件事情都是穆兰浩自己选着的,穆兰浩的不甘心,穆兰浩的一切他都知道,可没办法拦着,从自己的妹妹托孤的时候,就清楚的知道了。

夏欢欢没有说话,慑冷言也看着夏欢欢,“你应该知道我的来历,”慑冷言看着夏欢欢道,夏欢欢听到后点了点头,看了看慑冷言。

“我前世的时候,是因为那女人死的,所以第一次看到你,才会对你动手,可你知道吗?因为你很多事情都改变,前世的我不知道,赵禾木就是穆兰秂,前世的我也不知道,西熠原来是大秦的人,你的来到有着好处也有着坏处。”

NaNa秋分时节秀美迷人

慑冷言清楚很清楚的在的,如果大周失去了穆兰秂,那恒城一战必然是败了,虽然在后来这西熠没有选着拿下恒城,可重生后的他却也明白,那不过是想消耗二国兵力罢了。

西熠就跟一个游戏人间的疯子,在算计着一切,让大周跟大庆国大战了多年,让二国劳民伤财,却又不会让大庆国太过得寸进尺,一切都是在他的算计里头。

而且前世的时候也很多对方是按照他的进展,“你知道我的来历,自从你来了后,很多都变了,你成了贺兰长公主的女儿,我妹妹跟我都活了下来,皇家的事情被揭露……大乐国灭亡,”

前世的红丸他不知道有没有出现过,也许一开始就有了,可却是因为他没有发现才以为没有,其实红丸早已经是在里头。

而此刻看着夏欢欢的时候,他神色复杂,这女人的到来有着好处,却也有着坏处,夏欢欢听到这话看了看西熠,“那你觉得我来是好还是不好?”

“是好的,”虽然前世的很多事情都没有发生,可那样子的人生他不想要,而且红丸的事情,他也知道危害多大,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女人,红丸恐怕早已经侵蚀了整个大周。

“那我谢谢了,”谢谢慑冷言觉得她的到来是好的,慑冷言看着夏欢欢没有说话,而是转身离开了,他仅仅是想告诉夏欢欢,前世跟今生的不一样。

前世这就是心中压着的一块大石头,在那一个分岔路口,自己选着了仇恨,推开了她后,就在也没有可能去靠近,可却还是想拿一些东西将二人捆绑在一起。

穆兰浩夺取了京城,坐在这皇位上,看着下头败者孩子的慑桐儿,伸出手让慑桐儿上去,“夫君……”

“我不知道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你跟孩子我会找人送你们离开,等过些日子我去接你们回来,”穆兰浩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跟妻子。

如果说这一辈子让他感觉到温柔的人,也就眼前这二人,母后因为做错过事情,被父皇囚禁了,自己每一次去看,对方都会歇斯揭底,都会让自己努力,在努力……

也就眼前这女子,不会对自己奢求太多,她懂得自己,会站在自己身边,却不会让自己感觉到那窒息的压力,他知道前途很凶险。

也知道自己虽然坐落在京城了,可却还是不算赢家,父皇不在皇宫里头,一开始以为是父皇病重或者是别的了,可自己逼宫后才发现,父皇不在。

而手下的人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对于这一点穆兰浩清楚的知道,后面的路一定会很困难,听到这话的时候,慑桐儿笑了笑。

抱着怀中便一岁左右的儿女,“为什么要让我离开?我说了,我们是一家人,如果你走了,我也会陪着你的,”

无论在哪里都陪着,“孩子也跟着我们,未来的路太辛苦,我不知道她们被送出去是不是可以活的很好,我想一家人在一起,如果最后输了,我会陪着你,”

如果他输了,自己就带着孩子服毒,本来打算让哥哥替自己看管的,可慑桐儿清楚的知道,那是不可能的,罪臣之后,留下了会痛苦一辈子,她也不希望在牵连自己的哥哥了。

听到这话的穆兰浩伸出手将慑桐儿抱在怀中,“那好,”无论是为了谁?他清楚的知道,自己一定要为这身后爱着自己的人,拼命。

因为如果自己输了,死的人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,还有着自己的妻儿,他不希望让自己的妻儿陪着自己去死,想让自己的妻儿活着。长长久久的活着。pearios版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