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直播平台app下载

♂? ,,

广寒城是北树海最大的交易之城,共开设有十万家修真店铺。

名义上的城主是广寒子,但暗地里,此城却牵涉了数十个炼虚级大势力的切身利益。

宁凡于广寒城击杀杜宇,掳走广寒子,洗劫城。只一日之内,其凶名传遍整个北树海!

当13名太虚、碎虚老怪降临广寒城之时,宁凡早已人去楼空,整个广寒城都被洗劫一空。

三日后,西树海藤皇得知了杜宇被杀之事,勃然大怒,派出无数高手追杀宁凡。

十日后,西树海、北树海,处处都是宁凡的通缉令。

“凶徒陆北,问虚修为,于北树海地渊国击杀藤皇弟子,藤皇怒,于树界界通缉此人!无论是谁,但凡击杀陆北者,赏赐仙玉百亿,六转丹药十瓶!”

东、南树海倒是没有严格通缉宁凡,大概是这两大树海的树皇与藤皇不对路吧。

北树海,一座荒无人烟的树山之上,宁凡手持一张通缉令,目光一冷。

他洗劫广寒城之后,便立刻离开此城,远遁数十个修真国,避过了无数高手的追杀。

“想不到会被西树海藤皇通缉,如此,想要潜入西树海倒是有些麻烦…”

青春的纪念册

火树一族便在西树海,是宁凡准备前去的地方。

但西树海又是藤皇的地盘,如今宁凡击杀杜宇,触怒藤皇,若去西树海,怕是立刻会被无数修士追杀…

西树海是不能去了,北树海也十分危险。

宁凡洗劫广寒城,掠走二百亿仙玉,灵药、法宝、功法无数,炼虚道果都得到4枚。

此举同样得罪了无数北树海势力,据宁凡所知。如今北树海五百多个修真国之中,有无数势力欲杀他而后快…

“西树海暂时不宜前去,我可在树界滞留三年,火树一族不必急着前去。北树海亦非久留之地,如今整个北树海之中,便有三名碎虚在追杀我…得罪藤皇,真是麻烦,只是得罪又如何?”

宁凡目光没有任何情绪波动。

是杜宇自己上门送死的,他杀人自然不会后悔。

他心思飞转,火树一族既然不急着去。倒是可以先做其他的事情了。

在洗劫广寒城之时,宁凡劫获了几百颗树神果。

此果与神亦石十分类似,有提升意境修为的效果,是树界东树海生长的一种特殊灵果。

神亦石是雨界的一种矿藏,成形不易,数量有限。

树神果则是一种灵果,只要花费足够的代价培育,想要多少便有多少。

宁凡目光一动,想要将雨意提升至一品。不知需要多少神亦石。雨界一界的神亦石加起来,都未必足够宁凡突破一品意境。

不过在树界么…只要弄到足够的树神果,意境一品未必不可能!

树神果是东树海的特产,若宁凡想弄到大量树神果。说不得要去东树海走一趟了。

南树海的树皇,是柳皇。东树海的树皇,是竹皇…

“无论如何,东树海总要去上一次。但在离去之前,倒可以先修复傀儡、处理阳体和战利品…”

宁凡掐诀,施展出从广寒城夺来的一种遁术——木遁术。身躯缓缓沉入树山之中。

他挥手打出剑光,在树山中心开辟出一个巨大的空间,并于墙壁上嵌入不少月光石照明,立刻开辟出一间临时洞府。

旋即一拍布袋洞天法宝,放出广寒子,似有话询问。

广寒子已被宁凡种下念禁,收为奴仆,此生此世不敢背叛。

在被宁凡擒拿的十几日中,广寒子追悔不已,后悔自己当初为何出卖宁凡、讨好杜宇,惹下如今的祸事。

好好的一个窥虚城主,如今却沦为他人奴仆,下场着实有些悲惨。

他正自怨自艾,忽然被宁凡放出,立刻收起所有表情,不敢流露一丝一毫的不满,生怕惹怒宁凡。

宁凡目光冷冷一扫广寒子,广寒子心中一惧,立刻搓手赔笑道,“陆道友,不不不,该喊主人了。不知主人唤属下出来,有何吩咐?属下赴汤蹈火,也必定完成主人的命令!”

这广寒子倒是个有眼色的人,能屈能伸。被宁凡擒下虽然后悔、不敢,却懂得放低姿态,毕恭毕敬给宁凡当起了奴仆。

广寒子不敢不恭敬,他眼力不弱,能看出宁凡是个肆无忌惮的魔头,连藤皇的威名都吓不到宁凡,这种凶狠的魔头,生杀只在一念间,广寒子万万不敢得罪的。

“我留性命,可知为何?”宁凡淡淡问道。

“主人是想让属下修理傀儡么?”广寒子试探性问道。

“不错,我这里有两具傀儡,若能够修好,我撤去念禁,放自由。若不能修好…”

宁凡话说一半,但余下的话,广寒子却可以猜测一二,心中立刻大感紧张。

他不奢求宁凡放他自由,只求宁凡不要将他杀掉…

“主、主人放心,属下一定竭尽力,助主人修好傀儡…”

“很好,傀儡便在此处,看看有多少修复的把握!”

宁凡一拍储物袋,取出无数傀儡残片,分两堆放在地上。

一堆傀儡碎片之上,散露着浓郁的火焰气息,另一堆傀儡碎片上,则流转着浓郁的紫电电丝。

这两堆傀儡碎片,正是执火、紫电二傀。

在这两堆傀儡碎片出现的一瞬,一股浩瀚的傀儡气息散开,令整个树山都微微颤动。

广寒子目光震撼难明,腰间一块木牌直接粉碎!

当初他感知到宁凡身怀傀儡,正是靠的此木牌。

如今这木牌法宝却承受不住两具傀儡碎片的气息,就此损毁…

广寒子大惊失色地看着眼前两堆傀儡残片,他无法置信,宁凡身上的傀儡竟是如此恐怖的东西!

“碎虚傀儡!不,不仅如此,这是…天劫傀儡!!!”

他目光无比惊恐地望向宁凡。在这两具傀儡之上,还留有宁凡种下的禁制!

广寒子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…他无法想象,宁凡竟然把天劫使者抓为傀儡!

“此人是个疯子,绝对是个疯子!他连天劫傀儡都敢抓,他连天道都敢违抗!难怪他不惧藤皇了…此人根本是个无法无天之辈!”

“且他连碎虚傀儡都能擒下,一身神通绝不简单!他不是一个普通炼虚,绝不是!”

广寒子目光震撼难明,宁凡却仍是目光如水。

“有多少把握修复这两具傀儡?”

一听宁凡的询问,广寒子心中咯噔一声,回过神来。重新细细打量起两堆傀儡残片。

他是一个傀儡师,单论傀儡术足以冠绝树界。

只要有足够的材料,他甚至能制造出炼虚傀儡,但碎虚傀儡…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。

实话说,他没有半分把握修复这两具傀儡,但这种话,他自然不敢告诉宁凡的。

若他无法修复这两具傀儡,单论之前得罪之事,宁凡绝不会放过他。

“我有半…半成把握修复这两具傀儡…”广寒子撒了个小谎。抬头赔笑,却对上宁凡冷厉的目光。

“欺骗我,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!”

宁凡何等心智,从广寒子表情的变化便看出。广寒子是在撒谎了。

广寒子没有把握修复这两具傀儡,这令宁凡略感失望,却也在意料之中。

广寒子毕竟只是一个窥虚修士,若能修复碎虚傀儡。未免太过逆天了。

“既然无法修复傀儡,那么…”

宁凡目光闪过淡漠之色,一步迈出。杀机浮动。

广寒子只觉心惊胆寒,双膝都在发抖。

修为到了这一步,谁舍得死!

广寒子一咬牙,他不甘心死,他豁出去了!

“主人息怒!属下确实无法修复这两具傀儡,但属下的师父却曾经修复过碎虚傀儡!”

“哦?师父能修复碎虚傀儡?他在何处?可能带我去见他?”

宁凡微微一诧,收住脚步,询问道。

“我师父…已经死了…”广寒子咽了咽口水。

此言一出,宁凡眼中寒芒又起,广寒子一惧,立刻摆手补充道,“我师父虽然死了,但他修复碎虚傀儡的方法却传给了我…我没有把握修复碎虚傀儡,一是因为从未尝试过,二是因为修复碎虚傀儡,需要的材料皆是稀世之珍,天价难寻…”

“若材料足够,有多少把握修复这两具傀儡?”

“三…三成吧…”广寒子学乖了,不敢再撒谎。

“三成么…”宁凡点点头,露出满意之色。

以广寒子的修为,能有三成机会修复二傀,已是难得。

既然广寒子能够为他修复傀儡,便算是将功赎罪,宁凡自然也可原谅广寒子的得罪。

“把需要的材料烙印成玉简给我。”宁凡吩咐道。

“是,是!属下这便烙印玉简!”广寒子心中一松,面色一喜,听宁凡的口气,暂时是不会杀他了。

他立刻烙印了一份玉简,交给宁凡,旋即被宁凡收入洞天布袋之内。

回到洞天空间之中,广寒子深深舒了口气,露出患得患失的表情。

仅仅与宁凡交谈数句,他身衣物皆已被冷汗浸湿…

宁凡真是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…

“此人对待仇人冷漠无情,但又似乎是个信守承诺之辈…我之前得罪了他,除非助他修复傀儡,否则必死。但若是成功修复傀儡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…”

“哎,但愿我助他修复傀儡之后,他能网开一面,放我离去。”

树山洞府之中,宁凡收起傀儡残片,手持玉简,神念一扫,旋即轻轻一叹。

这玉简之中,记载了修复傀儡的方法。亦记录了数百种珍惜灵矿、灵木,皆是修复傀儡所需之物。

其中有十二种灵矿,每一件价格都在百亿仙玉以上,是极其珍贵的物品。

宁凡虽不精通炼制傀儡,对傀儡的了解却颇多。

他目光一扫,细细斟酌这玉简记载的修傀方法,发现方法无误,方才真正相信广寒子有三成把握修复碎虚傀儡。

“难怪广寒子之前声称没有把握修复傀儡…修复二傀的成本,起码需要两千亿仙玉…单有仙玉还不够,还得寻找到那些珍稀灵矿…以广寒子的修为。绝对不足以凑足仙玉、修复傀儡。便是我想要弄到如此巨额的仙玉、稀世灵材,都并非一件容易之事…”

宁凡神情一收,勾起一抹笑容。

能有三成几率修复碎虚傀儡,无论如何,宁凡都会凑齐所有的材料。

买得起的,便买吧,买不起的,便抢吧。

傀儡之时处理完毕,宁凡身形一晃。进入元瑶界暗金宝塔,开始炼化一身战利品。

提升雨意十分重要,修复傀儡十分重要,提升修为同样十分重要。

宁凡取出神亦石、树神果。一一炼化,在宝塔第七层闭关十年,雨之意境突破到四品境界。

他取出楚长安所赠的十瓶幻海丹,一一服食。

他取出自广寒城劫掠的诸多六转丹药、炼虚道果。一一服食。

法力一丝丝提升,宝塔之中又过去二十年。

宁凡一身法力提升至920万甲,距离冲虚还差80万甲。

他还有散仙道果未服食。若是服食,怕是足以一举冲击冲虚境界…

“要着手准备突破冲虚了…不知这一次冲虚天劫会是何等规模,为以策万,必须在傀儡修复之后,再渡劫冲虚!”

宝塔第七层过去三十年,外界仅仅过去3个月而已。

法力提升之后,宁凡没有急于离开宝塔,反倒将杜宇的尸身取出。

杜宇是赤阳之体,属于七阳之体之一。

他的一身血肉有着浩瀚的阳力,若吸收掉杜宇的阳力,便可补齐日月碑的第一道阳灵碑灵!

届时,宁凡可自如施展日月碑法宝,可随时释放碎虚一击攻敌!

“以阴阳火锤炼杜宇的尸身,焚尽其残躯,将他的阳灵炼化出来。”心神之中,洛幽提醒道。

“嗯。”

宁凡点点头,屈指向杜宇尸身一点。

杜宇尸身立刻平平飞起,浮在半空,而后宁凡张口一喷,重重黑火一卷,将杜宇尸身卷入黑火之中。

只一瞬,杜宇的尸身便化作飞灰消散,一身赤阳之力则留在黑火之中。

黑火之中,赤阳之力徐徐凝成一个百丈大小的火红太阳。

随着黑火煅烧,那太阳渐渐缩小。

五十丈,四十丈…

十丈,五丈…

三尺,二尺…

两寸,一寸…

那赤阳之力最终被炼化成一颗径寸之大的火红光球。

这光球之中,赤阳之力精纯之极,已无法再淬炼。

宁凡收了黑火,屈掌一招,将火红光球摄入掌中,立刻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息。

他目光平静,良久之后,忽然张口,将赤色光球吞入腹中。

一瞬间,宁凡身躯自内而外,好似燃着一般,开始自燃!

这赤阳之力好生厉害,淬炼之后,以宁凡的肉身之强,都抵挡不住炎阳之气!

宁凡服下一颗疗伤丹药,挥掌召出九十九颗本命黑星,迅速疗伤,压下身躯自燃的伤势,并飞速炼化赤阳之力。

玄阴界中,那亘古而立的日月碑上,七个日形凹槽之中,第一个凹槽正徐徐填满赤色阳灵。

在这一刻,日月碑第一阳灵、第一阴灵得已补!

这一刻,宁凡只需一念生起,便可自玄阴界中取出日月碑,随时随地发出碎虚一击!

不仅如此!

在炼化掉赤阳之力之后,宁凡身上忽然缠绕起赤色阳力、紫色阴力。

赤色阳力来源于杜宇,紫色阴力则来源于元瑶。

宁凡只觉半边身子灼痛难忍,另半边身子则好似陷入冰寒,徐徐冻结。

但当阴阳二力汇合的一瞬,他的肉身轰然粉碎,下一刻,却在阴阳二力的交泰之下。重塑肉身!

一次次碎散,一次次重塑!

从前的宁凡,并无任何体质在身。

但在这一次次肉身重塑之中,一缕缕阴阳之力汇入宁凡肉身之内。

这一刻,宁凡隐隐感觉,自己的肉身之中,多了一种体质!

丹田之中的元神,已化作半黑半白之色,极其诡异!

“这是…小五行体的体质!”玄阴界中,洛幽忽然惊呼一声。

她虽知晓日月碑的融合碑灵之法。却没有真正见过别人融合阴阳碑灵。

就连洛幽也不知道,宁凡融合日月碑第一阴灵、阳灵之后,竟然会重塑肉身,生成新的体质!

这种体质名为小五行体,与不灭火体有些相似。

不灭火体可以克火,小五行体同样可以克火,单论对火焰的防御,不灭火体是远胜小五行体。

但小五行体的体质拥有者,不仅可以克火。更可以克其他四行——金木水土!

单一五行的克制不高,但胜在克尽五行!

且不灭火体不能升级,但上古之时,却有古修士将小五行体修炼、进化为大五行体!

大五行体对五行的克制极其逆天。根本不是不灭火体可以相比!

“难道说…融合日月碑的阴阳碑灵,不仅可提升法宝威力,更能改善修士体质么?!若是如此,或许可通过搜集阴阳碑灵。将小五行体提升至大五行体!”洛幽美眸深含动容。

“想不到,搜集日月碑碑灵,竟然还能生成体质…小五行体是么…”

宁凡露出思索之色。许久之后,忽然神念朝丹田一扫,扫向那阴阳锁。

他这才注意到,小小的玉锁有了些许微妙变化。

并非外形改变,而是与宁凡的联系更加密切了。

宁凡似有所觉,忽然起身,摇身一晃离开元瑶界,直接遁入玄阴界!

立身于玄阴界中,宁凡猛然抬头,却见那阴霾的长空之上,凭空多出可一个半黑半白的月牙!

玄阴界本无一物,而今,多了一个月亮!

在月亮浮现之后,玄阴界中阴气更为浓郁,修炼速度提升了少许。

更大的改变,却是滞留时间的变化!

宁凡隐隐察觉,从前的他,最多可在玄阴界中呆上三日。

如今,一次却起码可呆上一个月!

而玄阴界中一个月的修炼,可抵得上外界十年苦修!

“日月碑共有七个阴灵、阳灵的凹槽,若是部填满,不但可修炼出惊人体质,更可随心所欲掌控玄阴界…乱古大帝遗留的仙帝之宝,当真不可思议!”

洛幽步步走出草庐,踏着阴霾的长空,向宁凡徐徐走来,目光颇有羡慕之色。

“看起来,有必要早日寻到第二阳灵呢。姐姐的体质,就是阴灵体质,若吞噬第二阳灵,再突破碎虚,将姐姐救出玄阴界,为姐姐重塑肉身,届时我双修,可凑齐第二阴灵阳灵…嗯?树山外面有人来找了。”

洛幽忽然一怔,美眸微微一寒,她感知到外界树山旁边,有数个太虚老怪追踪宁凡的步伐而来,杀气腾腾。

“这些人大概是那个藤皇派来的…需不需要姐姐帮忙对付他们?”

“不必,好好歇息,暂时还不必出手。区区几个太虚,不足为惧!”

宁凡伸手去抚洛幽的侧脸,却被洛幽轻轻避开,俏脸微微一红。

宁凡深深看了洛幽一眼,带着若有如无的笑意,身影一晃,遁出玄阴界,出现在外界树山!

在他现身的一刻,立刻便有四道极其凌厉的杀气锁定而来。

“那陆北果然在这里!”

“他在山腹之中,破开树山,杀了他,为少主报仇!”(。。)